凤凰竞彩

您的位置:首页 >学生频道>学生习作>详细内容

学生习作

衣架下的母爱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12-16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在我的记忆中,我妈打我的次数是数也数不清了,正如“下雨天打孩子——闲着也是闲着”。我妈不善于与我交流,用打来教训我是她认为的最好的教育方法。

就好像我是捡来的一样,只要我不找她老人家讲话,她绝不搭理我半句话,可让我纳闷的是:她总能和她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扯家常能扯个把小时,而且还不带重样的,怎么一和我交流就成了哑巴呢?

因为我妈不怎么与我交流,久而久之就产生了隔阂,而我又正处于青春期,事事都和她对着干,成了一对冤家。

我妈喜欢用打我的方式来纠正我犯的错误,而她使用的刑具之一就是衣架,好家伙嘛!那家伙还是铁的,一抽就是一条杠。三天五天好不了的那种。不过衣架很细,很容易变形,对我而言就成了一次性消费品。我曾销毁过这些东西,可不管我是弄弯、丢掉还是藏起来,衣架总会补起来,以至于我最后都放弃了。

只要我一犯错,终究还是逃不过衣架劫。

有一天,我晚上回家,看见妈妈在看电视,我鬼使神差地说了句:“妈,明天期末考试,你早上起来给我做份早餐呗?”“你六点要走,难道要我五点多就摸黑起来给你做?我干了一天的家务,不累吗?”她出乎意料地回了我这么一句,我缩了缩脖子,只好作罢,回房间写作业去了。

凌晨,我迷迷糊糊地被尿意唤醒,起身上厕所,看了看表,才5:10,待会还可以再睡儿。我刚一打开房门就闻到一股菜香,听到厨房切东西的声音,我顺着声音走过去一看,我妈妈穿着睡衣,围着围裙正在炒菜,身旁有两个盒子已装好菜了,我一转身,撞到了门上,我妈听到动静回过头来说道“还没好嘞,起这么早干嘛?”听到这话我心一颤,泪眼婆娑,匆忙去揉眼睛。“怎么啦?眼撞瞎了也是活该!眼长着是出气的吗?”“没什么,没什么,眼睛飞油了。”

早上起床带着菜去上学,我妈站在门口,目送我离开,还不忘喊一句“你小子要不给我考好,你看我不收拾你!”说着还扬了扬手中的铁衣架,我闻声一回头,头一次发现我妈拿衣架的姿态还挺美的,于是调皮回了一句:“妈,咱买塑料衣架吧,铁衣架打得老疼了。”

高297班   刘阳荷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指导老师  万琼英


终审:时光

相关信息